纸媒已死,图文退避,微信的傲慢与偏见了解一下?

微博、

微信之后,

抖音了解一下

。。。

最近这一个星期,疫苗之王事件可谓是在一瞬间把大家对于《我不也是药神》中徐峥为制药企业特意营造的“委屈形象”破坏的一干二净;药品那么贵、利润那么高我们也就认了,毕竟药品研发投入是一个“天文数字”……

只是比较唏嘘的是,这还不到一个星期,昨天的互联网上还满屏的都是关于事件后续的“补丁”,今天突然就有些“偃旗息鼓”了?

是互联网的记忆只有7秒,还是因为大家又有了新的“玩具”,想必你已经有了判断。

之所以再一次提到这个问题,是因为它刚好就符合今天的主题“流量的战争”。

疫苗事件早已有之,却一度错过了整个纸媒时代,在图文时代才“大放异彩”;不过在整个互联网流量都在向短视频倾泻的当下,这或许是图文时代最后的“回光返照”,而在这之后将很难有诸如此类的事件具有惊动高层的影响。

图文流量和视频流量的战争,我们在周一就有谈到过,对于2018年互联网的下半场,不是TMD(头条、美团和滴滴)、也不是MMP(小米、美团和拼多多),而是阿里系抖音和腾讯系小程序的战争,它们不在同一个领域,但都在为苹果所代表的App生态下一代流量作斗争?

是阿里系短视频这种未来互联网的基础件设施独领风骚,还是腾讯系小程序这种下一代互联网社交原型独树一帜?

我想这可能不是一个短时间内就能够决出胜负的赌局:

甫一观察,似乎小程序相较于2012年开始崭露头角的短视频更加超前,毕竟微信的野心太大想要在智能手机的App生态之外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程序微操作系统;

但是,换一种思维考虑,短视频毕竟是从“信息流>图文>音频>视频”这一套流量逻辑中走出来的趋势,而抖音前不久5亿月活也在某种程度上将了微信一军;

不过,考虑到小程序的本质,不过是在微信的App生态中再造一个生态,它即依赖于App生态也独立于IOS体系,如果不是微信的10亿月活作为基础,在加上用户对于微信的渴求,其他任何人有微信这样的野心都是不可能成功的;

至于短视频,它虽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是考虑到5G、硬件和软件这一些配套设施的成熟,短视频已经到了最好的时代;短视频即微信的公众号语言之后成为下一代的社交载体是可以预见的;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微信的小程序只是腾讯给App生态开发的一套“社交副本”,它虽然号称能够连接一切,但是它的流量天花板是显而易见的,而且在微信的地盘就要听微信的,这也是小程序发展的一大掣肘。

但是对于短视频而言,天时地利人和之下,些许的监管只会让它不断地尝试找到自己的上限和底线;短视频作为一个载体它并不依赖于App生态,而且结合AR、VR以及更多的交互操作和人工智能的参与下几乎拥有无限的想象力。

此消彼长之下,阿里押注的抖音自然是短视频探索和发现的流量大本营;但对于腾讯来说,是继续压轴小程序还是兼顾短视频发展,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第一:小程序就一定是未来吗?

这个或许连腾讯都不自信,毕竟小程序这种生物是腾讯凭借一己之力裹挟着庞大的用户流量“一意孤行”而诞生出来的;

它虽然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但用户对其却并不感冒,这也是2017年小程序昙花一现的根本原因;

但是张小龙却不管,又或者说是他因为微信的成功“膨胀”了,自以为小程序这种带有“腾讯基因”(抄袭影子)的物种就是下一代的互联网,就像他坚信的“小程序就是未来”;

因此,微信甚至在“伤害”用户体验的情况下一而再的安利小程序,之所以用户没有闹腾,只不过是因为微信的“整容”太多已经麻痹了而已;

终于,小程序因为2017年12月底“跳一跳”的无心插柳,以及2018年4月“弹一弹”的有心插柳之下,再一次进入大众的视线。

但2018已经过去半年,小程序却依旧只能在微信的“温室”中发展。

而对于小程序来说,在微信生态中流量分发,是不存在的;而这也是制约小程序发展的最关键问题。

App Store能够成功,在于乔布斯开创了智能手机APP生态这个大时代,小程序想要薅App的羊毛显然是太年轻了。

而且,小程序的发展和小游戏的发展明显不在一条起跑线上,在大家都因为小游戏在社交流量上分得一杯羹而沾沾自喜的时候,殊不知展示型、功能性、和社交型的小程序每一步都逃不出微信的“监管”红线,它们只能带着镣铐跳舞;万一传播效果好,基本都会被微信以各种理由封杀掉。

小游戏作为小程序的一大类就不多说了,毕竟微信本身就有游戏的基因;小程序电商中又出了一个拼多多,微信自己也开始尝试WeStore,可以说微信并没有把小程序当做战略级应用,他们现阶段只是在一波又一波收割社交流量的红利。

第二:让腾讯又爱又恨的短视频?

腾讯一方面力捧小程序,另一方面又对头条系的抖音分外眼红。

因此也就有了经久不息的“头腾”大战,以及微信对于“外链”的零容忍;这明显是微信在亮剑啊!

不得不说今日头条是一个神奇的物种,它在BAT的流量壁垒中诞生,又在各自的打压声中日益壮大,甚至于还在与腾讯死磕的罅隙创造除出了“抖音”这个短视频物种;它还以“神挡杀神、佛挡诛佛”的气势一度横扫图文互联网时代的半壁江山,并且在短视频时代在半年的时间内迅速成为行业第一。

乃至于成为了腾讯的“眼中钉”。

腾讯早在2017年8月大概就已经注意到抖音这匹黑马,不然花了30亿复活币重生之后的微视也不会打算“走抖音的路,让抖音无路可走”。

只不过在腾讯“借鉴”了大半个互联网江山,一路走来生灵涂炭的路上,抖音似乎成为了唯一的例外。

就算是阿里(独客)百度(Nani小视频)以及快手群起而攻之,抖音也无所畏惧。

至于腾讯投资快手,全心全意栽培微视,以及在微信中的各种大开“方便之门”,足以见得微信对于抖音的偏见之深。

只不过迫于腾讯的压力,头条内忧外患,终于传出消息要把抖音拆分“******”阿里,这对于一支对社交流量“念念不忘”的阿里来说,可能是2016校园日记门之后又一次“回响”。

短视频向左,独孤求败小程序向右,一骑绝尘

对于腾讯和阿里的战争,这不过是未来流量战场小程序和短视频一次短暂的交锋。

但对于腾讯和头条来说,却是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

其实,从某种功能程度上来说作为互联网三巨头BAT抖索、电商、社交在PC时代就已经泾渭分明,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三者越来越混杂,各种明争暗斗也是数不胜数。

由于百度在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最初就已经失误,也至于百度一直只能追着阿里和腾讯,手忙脚乱之下以至于连自己核心的内容分发都顾不住了,让头条钻了空子。

等到BAT觉醒发现今日头条已经成为了一头“择人而食”的独角兽,已经为时已晚。

而腾讯也终于在这个时间段开始意识到头条图文流量的激增正在破坏公众号生态,也大概是这个时候腾讯开始对头条“不怀好意”。

直到2018年,张一鸣和马化腾在朋友圈暗战,掀开了巨头之间不为人知的过往,大家才知道腾讯的焦虑和头条的惊慌。

2017年对于小程序并不友好,直到年底才再一次曝光。

与此同时,抖音也在蠢蠢欲动,为自己在2018年一炮而红积蓄力量。

有没有可能小程序只是微信对于短视频恐惧之后的一种防御措施,只不过小游戏的成功让微信找到了继续坚持的动力。

而短视频的成功也不过只是建立在图文流量规则之外的一种新生态,张一鸣知道在马化腾的地盘无法击溃微信,就参考微信的成功塑造了抖音这一爆款?

总而言之,什么好处都想沾(游戏、电商、再造生态)的小程序自然不是一心一席铺在短视频上的抖音来得专一;腾讯习得天下武功,但是却非抖音唯快不破。

当然,腾讯之所以力捧小程序对于短视频又爱又恨也是有原因的,毕竟微信10亿月活可不是腾讯一下子就能够放弃的,毕竟有着强大社交粘性的流量可不是电商用完即走就能够比拟的;也无怪乎阿里能够容忍抖音的存在,但腾讯只能选择和抖音摊牌。

但是腾讯的打压也并非全然无功,至少对于腾讯来说一个在头条手里的“抖音”破坏力可比阿里手里的“短视频”强多了,谁让他们知己知彼呢?

但是对于头条来说,在这个“纸媒已死,图文退避”的大时代,再造一个“抖音”也不是不可的!

文 | 幻梦邪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